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拜登政府将改变贸易谈判重心 为工人而不是跨国企业服务

【编译/观察者网 齐倩】新官上任三把火,拜登政府的“火”还烧到了国际贸易政策上。据美国《华尔街日报》24日报道,拜登政府的主要成员承诺,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将改变谈判重点,不再把重点放在为金融服务公司、制药公司和其他公司开拓市场之上。这些公司的海外投资不会直接促进国内的出口或就业。

提出这种观点的人包括现任白宫国安顾问沙利文(Jake Sullivan)。他去年曾在一篇合著文章中写道,贸易政策应该“聚焦于如何提高美国的工资水平和创造高薪工作岗位”,而不是为企业投资创造更安全的世界环境。

“比如,为什么美国谈判的首要任务是帮高盛集团打开中国的金融市场?”

《华尔街日报》:拜登团队承诺贸易政策焕然一新

报道称,这种观点正在成为民主党内部的主流,但也在美国社会内部引发强烈不满:一些贸易政策“资深人士”质疑,这一计划与特朗普时代的“将制造业带回美国”的政策类似;与此同时,曾为拜登当选贡献约2亿美元的金融业和制药公司的游说力量,也开始着手反击。

新届政府想要一个“以工人为中心的贸易政策”

除沙利文外,拜登政府以及民主党内部的多名资深贸易领域人士,均对革新贸易政策表示赞同,其中包括曾在克林顿政府担任财政部长的民主党人萨默斯(Lawrence Summers)。

萨默斯的观点更加激进,他反对美国政府把好莱坞(文化产业)、投资银行和希望保护知识产权的发明家的利益放在首位。他曾在接受采访时说,政府成员的“精英关切”(elite concerns)对美国的就业或税收并没有多大贡献。

这些观点还反映在拜登的税收提案中。该提案旨在促使美国企业在国内保留工作岗位,而不是在海外放松投资。提案中规定,在美国扩大设施的企业将获得税收抵免;将生产转移到国外(特别是转移到避税港)的企业,将受到更高税收的惩罚。

《华尔街日报》称,拜登政府贸易过渡工作组成员布拉德·塞策(Brad Setser)为贸易政策转变的提议提供了很大一部分知识上的支持。

塞策曾在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上解释道,尽管(以前)美国谈判代表推动为制药公司打开市场,但这些公司的大部分生产都是在低税收国家进行,这导致美国在该领域出现了巨大的贸易逆差;促进美国金融服务公司在中国展开业务是另一个优先事项。

据此,塞策敦促拜登政府转变贸易和税收政策,以促进美国制成品的出口。这一观点得到了国安顾问沙利文和即将上任的美国贸易代表凯瑟琳·戴(Katherine Tai)的支持。

沙利文曾发文称:美国需要一套新的“经济哲学”

在总统竞选之初,2020年2月,沙利文曾与前奥巴马政府官员、罗斯福研究所研究员哈里斯(Jennifer Harris)在《外交政策》杂志发表文章。文中写道,贸易政策应该“聚焦于如何提高美国的工资水平和创造高薪工作岗位”,而不是为企业投资创造更安全的世界环境。

他问道:“比如,为什么美国谈判的首要任务是帮高盛集团打开中国的金融市场?”

凯瑟琳·戴持相同看法。她表示,新一届政府想要一个“以工人为中心的贸易政策”,而不是一个关注企业竞争力或廉价价格的政策。“人们不仅仅是消费者,他们也是工人和打工赚钱的人。”

美媒提醒,政策改变将面临多重压力

与此同时,拜登政府的计划引起了许多贸易政策资深人士的不满。他们质疑,类似承诺至少可以追溯到克林顿政府,特朗普政府的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也曾声称制定了一项“以工人为中心”的政策。

报道称,过去四年,莱特希泽利用关税试图把制造业带回美国。但现实是,在政府采取了提高许多工厂成本的关税之后,工厂就业的增长也陷入了停滞。

引发质疑的另一个原因在于,一些相关人士认为,美国贸易政策延续至今是有原因的。贸易经济学家表示,金融服务、制药和其他海外大投资者的市场开放确实使美国中产阶级受益,即使是间接的。这些收入增强了大公司的实力,使它们可以在国内进行研究,为美国消费者推出新产品,并为美国工人支付高薪。

此外,即将被拜登团队淡化的行业,也已经开始组织游说力量进行反击。

美国无党派政治分析机构响应性政治中心(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)的数据显示,金融服务业为拜登的当选贡献了约2亿美元,这大约是该行业为特朗普当选而投入资金的四倍。

这些行业在国会也有强大的盟友,而国会在制定美国贸易议程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。借由国会议员的力量,制药行业一直能够拖延贸易协议,直到它能得偿所愿。

白宫国安顾问沙利文(Jake Sullivan),图自澎湃影像

面对上述压力,拜登政府也有自己的盘算。《华尔街日报》认为,从本质上讲,拜登团队押注的是,国会和公众内部在过去几年里发生了政治变化,这些变化将足以帮助其推行修订后的贸易政策。

共和党议员以往一直是自由贸易者,寻求帮助企业清除海外投资的障碍。但在过去四年里,随着前总统特朗普推行保护主义贸易政策,情况发生了变化:一些共和党议员支持通过补贴和关税来帮助美国制造业。

与此同时,与中国竞争的加剧,以及在新冠疫情期间对缺乏医疗设备的发现,都令美国加快了采取有利于制造业的产业政策。沙利文在拜登总统竞选期间接受采访时说:“进一步贸易谈判的目的不是让世界对跨国公司的投资安全。这关乎就业和工资。”

(原标题:美媒:拜登政府将改变贸易谈判重心,为工人而不是跨国企业服务)

(责任编辑:陈合群_NB12679)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通发娱乐客户端_通发娱乐国际娱乐_通发娱乐开户 » 拜登政府将改变贸易谈判重心 为工人而不是跨国企业服务